中东防疫告急!确诊病例骤增 卫生系统薄弱 物价翻倍-汉高祖刘邦

作者:可怕图片发布时间all:2020年02月26日 21:43:24  【字号:      】

中东防疫告急!确诊病例骤增 卫生系统薄弱 物价翻倍

如今,伊朗处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最前线。据伊朗卫生官员称,周二(2月25日)伊朗疫情继续发展。伊朗官方媒体援引卫生官员的话证实,该国又出现3人死亡,使死亡总数达到15人。随后,伊朗国家通讯社表示,一名感染冠状病毒的人在萨韦市死亡,死亡人数累计16人。

与此同时,库姆医科大学的负责人,负责疫情管理的最高官员穆罕默德·雷扎·加迪尔(Mohamad Reza Ghadir)也因确认感染而被隔离。

当地时间25日,伊朗国防部长Ali Hatami在一项法令中表示,指派国防部下属的不同产业大量生产口罩和消毒凝胶。Ali Hatami呼吁,每天生产和供应至少2万升消毒凝胶,并向市场和卫生机构提供所需的口罩,以防止新冠肺炎在伊朗爆发。

香港大学的病理学家约翰·尼科尔斯(John Nicholls)担心,由于遭遇制裁,伊朗可能没有足够的机会获得医疗设备。“这是一个大问题”。

为了遏制该病毒的传播,伊拉克纳杰夫的教育部门推迟了春季考试,并关闭了伊玛目阿里神社。伊拉克政府卫生部门建议避开人多的地方,避免亲吻或握手。

选举伊朗领袖的最高权力机构伊朗专家委员会(Assembly of Experts)会议原定于3月3日至4日举行,但因疫情因素取消,推迟时间另行通知。

不过2月24日,伊朗半官方劳工新闻通讯社(ILNA)援引一名伊朗国会议员的话称,库姆已有50人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国会议员Ahmad Amiri Farahani在向国会发表的讲话中称:“库姆每天有10个人感染死亡。”他要求对库姆封城。

原标题:中东防疫告急!确诊病例骤增,卫生系统薄弱,物价翻倍……

在约旦安曼执业的传染病专家蒙塔瑟·比尔比西(Montaser Bilbisi)博士认为,中东国家对抗疫情的准备工作并不充足。“说实话,我还没有(在中东国家)看到在中国或其他地方所看到的防范水平,一些地方甚至还缺少个人防护装备”。

伊朗当局开始在交通枢纽分发免费口罩。不过当地民众获取口罩、洗手液和其他防疫物品的渠道正变得困难。生姜、大蒜等一些被推荐使用的香料价格出现成倍增长。

除了Iraj Harirchi,改革派议员Mahmoud Sadeghi和德黑兰地方市长Mojtaba Rahmanzadeh也都确认被感染。Mahmoud Sadeghi还在推特上表示,自己“已经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2月21日国际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决定将伊朗重新列入黑名单,原因是伊朗未能符合FATF提出的相关标准。被列入黑名单后,与伊朗进行的所有交易都将面临更严格的审查,伊朗的金融机构将面临更严格的外部审计,对仍在与伊朗进行交易的少数外国银行及企业将产生更大压力。这使伊朗银行更难与外国同行结清付款。

但是边界很难彻底封闭。阿富汗卫生官员表示,仅在1月,每周就有3万人从伊朗返回阿富汗。阿富汗卫生部长费罗兹丁·费罗兹周一在喀布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过去的两周中,仍有1000多人从赫拉特前往库姆,这意味着风险正在增大。

中东国家抗疫或准备不足公共卫生专家担心,伊朗可能成为整个中东地区疫情大规模爆发的枢纽。不过世界卫生组织在周一表示,全球疫情还未达到所谓“大流行”(Pandemic)的标准。

中东防疫告急!确诊病例骤增 卫生系统薄弱 物价翻倍

伊朗卫生部上周四致函库姆省长,并要求什叶派宗教领袖限制朝圣者的人数,但截至周二,仍然有许多朝圣者聚集。

伊朗医疗设备进口商协会的董事会成员拉明·法拉(Ramin Fallah)上周日表示,美国的制裁以及全球洗钱监督机构对伊朗实施的新限制,使得人们越来越难以获得急需的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

而在黎巴嫩贝鲁特,一名41岁的妇女因宗教朝圣前往伊朗库姆,于上周四晚回到贝鲁特,并于次日被发现患病。不过,直到本周一,黎巴嫩政府才发布了一项紧急计划,建议限制前往受影响地区,如果到达黎巴嫩的乘客出现症状,则将他们隔离在机场。

当地民众开始针对制裁请愿,伊朗媒体激进主义者Abolfazl Fateh致信联合国秘书长和世卫组织总干事,呼吁立即取消针对伊朗对抗冠状病毒的一切医疗制裁。

周二,Iraj Harirchi在家里发布了一段录像,详细介绍了他的诊断和自我隔离情况。“请照顾好自己。”Iraj Harirchi在录像中说,“这是一种‘民主’的病毒,它无法区分贫富,强者与弱者,可能感染许多人。”

阿富汗公共卫生部长费罗兹(Ferozuddin Feroz)2月24日表示,在靠近伊朗边界的西部省份赫拉特,发现了3起疑似新冠病毒病例,其中1例已经确诊,该病例最近曾前往伊朗库姆。

抗疫能力受制裁影响伊朗首都德黑兰的一些药店,出现民众排队购买消毒剂和口罩的现象,而一些药房则张贴出“售罄”的公告。

2月19日,伊朗确认首两例确诊病患。至2月25日,该国至少有95人经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与此同时,中东多国宣布出现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其首例均可溯源伊朗。

伊朗成中东疫情爆发最前线当地时间2月25日,伊朗卫生部发言人在接受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证实,卫生部副部长Iraj Harirchi感染新冠病毒,目前正在隔离。

上周六,伊拉克也关闭了与伊朗的边界。与伊朗接壤的伊拉克边境省份正在加强边境值守,防止伊朗人越境进入伊拉克。伊拉克议会卫生事务委员会负责人Qutaybahal-Jubouri将新冠病毒称为“瘟疫”,他要求彻底关闭与伊朗的所有“陆海空”边界,直到这种疾病完全受控。在巴格达国际机场,医务人员开始对自伊朗的人员进行体温检测。

宗教朝圣者、移民工人、商人、士兵和神职人员不断来往于伊朗边境,而该国边境管制宽松,卫生系统又十分脆弱。

伊朗卫生官员说,全国至少有95人经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大部分在北部城市库姆。库姆是重要的宗教中心,每年吸引超过2200万游客,其中大部分是朝圣者,且约有250万来自伊朗境外。而在伊斯法罕、哈米丹和其他城市都有新的病例报道出来。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上周六表示,对于伊朗病例增加感到关切。世卫组织已经提供了检测试剂盒,并将继续提供进一步的支持。“我们仍然担忧2019冠状病毒病有可能在卫生系统薄弱的国家蔓延”。

公共卫生专家敦促民众听取卫生官员的建议,不要转向社交媒体寻求指导。一些出于担心的伊朗民众自行去医院检测,德黑兰的伊玛目霍梅尼医院在室外搭起了一个分诊帐篷,以应对就诊病人的增多。

由于美国实施制裁,伊朗的经济遭遇打击,导致基本商品和药品的高通胀。医务人员担心医院没有能力应对疫情。还有批评称,当局没有采取足够的预防措施来控制病毒。

不到一周前,伊朗报告了在库姆出现的首例冠状病毒。在当时,伊朗卫生部国家传染病委员会成员马尔达尼表示,库姆2名死于新冠肺炎的伊朗人并未与中国公民或去过中国的人有过接触。

随着伊朗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的增加,公共卫生专家正在预警未来的风险以及救援需求。多年来,伊朗遭受国际制裁和经济封锁,医疗系统已经十分脆弱,这一中东地区的十字路口可能成为整个中东地区病毒大规模爆发的枢纽。

拉明·法拉告诉ILNA新闻社:“许多国际公司已准备向伊朗提供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但我们无法支付。”

Iraj Harirchi在周一与政府发言人Ali Rabiei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一直咳嗽并且流汗。

伊朗首都德黑兰的街道比往常安静许多,路上几乎没有汽车,人们大多选择待在家中,减少与外界的接触。电视里,全天候播放着对卫生专家和官员的采访。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在接受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IRNA)采访时说,Iraj Harirchi星期一在举行新闻发布会之前一直处于虚弱和流感样症状,其在当天晚些时候进行了该病毒的核酸检测。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如何感染该病毒,但是卫生官员说他一直在与一些疑似患者接触。

如今,伊拉克、阿富汗、巴林、科威特、阿曼、黎巴嫩、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甚至在加拿大出现的病例都可追溯至伊朗。

而在伊朗卫生部副部长Iraj Harirchi被确诊的前一天,还曾在公开场合对外界质疑政府瞒报数据作出回应,他大汗淋漓地向伊朗全国保证,死亡人数比人们担心的要低,他还否认了伊朗圣城库姆已有50人死于新冠肺炎的说法。他表示,“如果库姆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是(这家)媒体报道的四分之一,那么我就辞职。”

目前,伊朗已经采取多项措施防御疫情。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广播电视台指出,库姆市已决定,从2月20日起,大中小学取消上课,以防疾病进一步蔓延。

阿富汗卫生官员已经宣布赫拉特进入紧急状态。而上周日,阿富汗政府已经暂停了往返伊朗的所有空中和地面交通。

伊拉克北部半自治库尔德地区卫生部长萨曼·巴尔赞吉(Saman Barzanji)在一份声明中说,已经对来自伊朗和中国的2000名“游客”进行了隔离或密切观察。但专家担心,阻止病毒在伊拉克传播可能为时已晚。

7年前,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CoV)在富裕的中东大国沙特阿拉伯首次出现,随后在全球范围蔓延,至今仍未解除风险。如今,中东地区再次面临一种新型传染病的威胁,而这一次,伊朗需要抵抗住疫病的巨大压力。

伊朗的死亡病例相较起确诊病例的比例比中国、韩国等疫情更严重的地方还要高。联合国健康紧急计划负责人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说,要谨慎解读致死率的意义。他说,伊朗的疫情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伊朗当局很可能只关注了症状非常严重的病例。




李自成宝藏整理编辑)

专题推荐